“网络电影+”时代,行业正在发生哪些变革?_新浪科技_新浪网

原标题:“网络电影+”时代,行业正在发生哪些变革?

第八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线下部分已经落下帷幕,作为网络视听内容的重要组成部分,网络电影方面的探讨自然也备受关注。

10月12日,《2020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发布。10月14日,爱奇艺电影中心总经理宋佳在围绕网络电影的突破和升级主题演讲中提出了“网络电影+”的概念。她表示,伴随着整个电影市场的变化,我们需要重新理解网络电影。“我认为不是‘网络+电影’,也不是‘电影+网络’,而是‘网络电影+’。我们需要以电影为核心,以网络为发行渠道来考虑,在全球市场尤其是国内电影市场情况下,未来如何做加法”。

毫无疑问,整个网络视听产业都在发生巨变,网络电影也很难置身事外。

那么,在网络视听行业发展的新阶段,网络电影正在发生哪些变革,未来面临哪些挑战,还将有着什么样的机遇,针对这些热门问题,网视互联结合大会内容进行一一总结和剖解。

市场:用户规模超9亿,但网络电影仍需努力

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是,《2020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6月,我国网络视听用户规模达9.01亿,较2020年3月增长4380万,网民使用率为95.8%。

这种增长,在网络电影领域也表现得相当明显。2020年上半年网络电影票房分账突飞猛进,破千万影片数量达37部,创网络电影历史之最。每10部网络电影,差不多就有1部分账破千万。

截至9月30日,2020年仅爱奇艺一家平台,网络电影分账破千万影片数量已经高达31部。

一个令人担忧的消息是,在整个网络视听领域,短视频的用户使用率最高,达87.0%,用户规模8.18亿;网剧、网综、网络电影等综合视频的用户使用率加起来才77.1%,用户规模7.24亿,不及短视频。

2019年网络视听产业规模达4541.3亿,成为了网络娱乐产业的核心支柱。而短视频的市场规模占比最高,达1302.4亿,同比增长178.8%。这种增长远远大于综合视频。

更重要的是,截至2020年6月,短视频以人均单日110分钟的使用时长,成为网络视听应用领域之首,甚至超越了即时通讯。

但是用户上网的总时间是有限的,面对网络上不同类型海量内容,用户需要决定去打开哪个应用app,去点哪个频道、频道里的哪个视频,而这有时候会形成一种习惯。这就像我们每天要在数千条朋友圈的转发内容中决定要不要点开一个文章标题,要在像国家图书馆一样的图书列表中选择明天看什么书,要在无数个待阅读的公号中决定去读哪一篇……

可见,网络用户的增长为网络电影的发展带来了机遇,但也带来了新的挑战,用户时间变成了稀缺资源,如何能从最大限度地抓住用户时间,直接关系到网络电影未来的市场规模。

助力:让短视频为网络电影服务

需要注意的是,短视频虽然势头迅猛,但短视频和网络电影并不是互相排斥的关系。事实上,有经验的头部公司,早已把短视频作为了影片最重要的推广渠道之一。

可以将网络电影的花絮、预告、精彩片段、恶搞视频等,通过短视频的形式,推送给短视频用户。以小见大、以短代长,诱发短视频用户去视频网站观看完整影片。

尤其值得称赞的是,影视类短视频内容带来的核心受众更高、更精准,对于同样以受众、数据为导向制作内容的网络电影,找到核心用户与影片受众度高度相似的平台是非常不易的,值得引起重视。

B站董事长陈睿认为,未来中国的视频创作者会超过1000万人,它将成为一个巨大的行业,“会做视频”就像以前“会写作文”一样,成为创作者的一种基本能力。

1000万人,这是个令人吃惊的数字,这意味着网络电影的创作者本身需要升级,至少不能落后于这1000万的短视频创作者,同样也意味着,这1000万短视频创作者,都可以为网络电影宣发所用。

模式:网络电影“用户”和“模式”之变

在宋佳看来,网络电影要想实现更大发展,需在“用户”与“模式”层面实现突破。

目前视频平台的用户主要分为免费用户、会员用户、单片付费用户,与之相对应的点播模式分别为AVOD(广告型视频点播)、SVOD(订阅会员视频点播)、PVOD和TVOD(单片付费视频点播)。这也是网络电影目前最常见的几种模式。

对于大多数网络电影来说,都会先采用SVOD模式,在付费期结束之后则将进入免费期,提供给所有用户免费观看。而更优质的网络电影或者院线转网络的电影,则通常先采取PVOD和TVOD的单片付费模式,待单片付费周期结束之后再进入SVOD模式。比如,今年的《肥龙过江》《征途》均为这种模式(点此回顾:PVOD的新「征途」)。

按照宋佳的说法,用户层面的突破并非一定是从会员用户转化为单片付费用户,而是吸引会员里观看电影人数越来越多,相应地,转免之后免费用户观看电影的人也会越来越多。

对于视频网站来说,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付费内容和免费内容都将是共存的,这能够满足不同用户的不同层次的消费需求。

模式层面的突破,宋佳希望未来一两年内,原本以SVOD模式存在的网络电影,也能因为内容质量足够好而吸引用户单片付费,从分账模式向单片付费模式进阶。

也就是说,接下来,网络电影的PVOD和TVOD的单片付费模式将提上日程,当然这需要制作方对自己的内容有足够的自信。

创作:题材古转今,创作天转地,表演弱变强

在大会上,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对网剧作出了四大趋势的判断,“题材古转今、创作天转地、形式长转短、表演弱变强”。其实去掉“形式长转短”,放在网络电影行业也同样适用。

从2020年的网络电影可以看出,在政策和平台的引导下,古装玄幻题材相对少了,《我来自北京》系列、《毛驴上树》系列等现实题材开始增多;悬浮架空的相对少了,接地气的、接近现实生活、聚焦小人物和当下时代的类型开始涌现;明星大咖和行业大佬入局网络电影也正在成为常态。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这是现在的变化,也是未来的趋势,整个行业还需要继续努力。

在内容创作上,宋佳认为应从情感、细节、吸引力从三个要素入手,将创意端、质量端、宣发端高效结合,为用户提供优质网络视听体验。

对于未来网络电影的发展,作为平台,爱奇艺将致力于:第一,继续提质减量和内容多元,坚持长期主义策略。第二,合作模式更加灵活。第三,服务更加专业,包括团队、演员、策划能力等。第四,宣发资源更丰富,不断尝试平台内外的资源合作机会。第五,创新运营方式,以主题或概念对影片做精准推送。

宋佳表示,“爱奇艺的角色会从评审角色向战友角色转变,希望未来共同实现网络电影的高票房、高口碑、高荣誉。”

事实上,从几年前直播行业的“千播大战”,到网络电影模式逐渐成熟,再到如今短视频抢占风口,网络视听产业的变革时刻都在继续。搭着互联网的快车,传统娱乐产业被不断改造升级、快速迭代,每一个细分板块都是一出英雄逐鹿的精彩大戏。

对于行业来说,从创作到投入,从选角到宣发,整个产业生态和链条都需要升级,网络电影还需要用更多更优秀的作品来证明自己。

而对于众多制片方来说,站在文娱大环境下,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迅速找到自己的定位,并跟上网络电影的大趋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

  • © All Right Reserved